立即打開
阿富汗官員陸續復工,未見任何一名女性

阿富汗官員陸續復工,未見任何一名女性

3天前
海達里(Ashraf Haidari)是阿富汗財政部的一位經濟學家。一通突如其來的電話打破了他的平靜。電話那頭是塔利班的指揮官,他說,趕緊回來上班,他們需要海達里在“瘋狂的外國人”離開后,管理運行這個國家。為了適應新的環境,他脫下了以往每天穿的西裝,換上了傳統的阿富汗長袍,并開始留起了胡子。同樣在財政部稅收部門工作的西坎達爾(Sohrab Sikandar)表示,自從復工以來,他還沒見過任何女同事。 | 相關閱讀(第一財經)
51
蘇牧野

蘇牧野

資深媒體人

我注意到了這條新聞里的兩個點,第一,男人回去上班,要穿上長袍、蓄起胡子、每天到點就要強制祈禱,第二,財政部里不見任何女性。
?
昨天還看見新聞:塔利班發言人證實公共場合不允許放音樂。同一位發言人還說,“女性外出必須有男性陪同”是誤讀,但又說,女性要做三天以上的旅行時,就必須有男性陪同。
?
兩年前,美國PSB電視臺的一位女記者曾經在阿富汗Wardak省的一處小學校采訪。那里離首都喀布爾只有不到50公里,但當時已經在塔利班的控制之下,學校里沒有女生。雖然塔利班的官方政策是女孩可以接受教育,但又嚴格規定男女分校,而大部分地區沒有條件專門設立女校,即便有,女孩子接受的教育也只是最簡單基礎的宗教課程。
?
再回看上世紀90年代塔利班第一次執掌阿富汗時的情況,阿富汗女性的處境就更不容樂觀。當時,女性被禁止化妝和涂指甲油,不準穿白色襪子,也不準穿高跟鞋,因為她們必須"安靜地走路"。婦女在街上被抓到與不是親屬的男人在一起時,會在一個滿是人的體育場上被公開鞭打100下,如果已婚,則會被處以石刑。塔利班的刑罰還包括公開截肢和處決。孩子不可以擁有娃娃和毛絨玩具,8歲以上的女孩不允許上學。所有女子大學被關閉,幾乎所有婦女被迫辭去工作。而在塔利班奪權之前的幾年,20世紀90年代初時,喀布爾70%的學校教師、50%的政府工作人員和大學生以及40%的醫生是女性。
?
所以,歷史的發展不是線性的,而是充滿了大起大落和大倒退的。

51
東木

東木

執大象 天下往

“脫下西裝,換上長袍,留起胡子”似乎改朝換代都是要從身體發膚和穿戴上先改變。就像中國歷朝歷代,有充滿爭議的,比如清朝的剃發易服;也有順應大勢的,比如北魏的孝文帝改革。阿富汗的事情還是得阿富汗人解決。我作為一個旁觀的外國人,也僅可以從我們自身的歷史里看出一些啟發。就說北魏孝文帝的改革,來自北族的入主中原者,自知文明程度不及中原,為了提升本族,也為了適應更加復雜的中原形勢,去學習擁有在當時整個東亞世界占據絕對多數人口的華夏制度,才能更高效地實現新王朝的統治穩固。當然,孝文帝的漢化改革,是強力推進的,并不是所有鮮卑人從內心里贊同并服從的。雖然在位時國力發展,但后來又陷入紛亂,這是后話。

那么回到阿富汗,也是這個道理,政局變化在轉瞬之間,民眾來不及反應,到底該怎么變?是順勢而為,還是強制改弦更張?歷史只能為鑒,但歷史有趣的一點也是在不斷重復,“一切歷史都是現代史”,此言不虛啊。

撰寫或查看更多觀點, 請打開財富Plus APP
掃描二維碼下載財富APP
夜蝶直播最新版本_夜蝶直播APP官方下载_夜蝶直播app官方下载安装